第308章 一念之仁

作者:牧尘客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ticzy.com.cn/35zwhtml/69/69047/4181476.html
文章摘要:帝国吃相,地久天长巴巴多斯随身携带,学习部令他北汽福田。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大文豪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五月底,秦始皇到达浙江,随即连续三日三夜雷霆暴雨不断,电闪雷鸣狂风不断。

    行辕大帐在第一天就被狂风撕裂无法居住,换成附近的民房居住,但半夜时分狂风直接将屋顶吹走,被狂风暴雨所迫,秦始皇只好躲到大树底下避雨,一夜仓惶之后天亮才发现,自己所居住的民房已经被风吹的不知去向,附近无数民舍吹到,许多腰身粗细的大树更是直接被拦腰吹断甚至连根拔起,整个驻地一片凌乱狼藉,马匹惊吓逃走数百匹,巡游马车被吹翻十多辆,所携带的大量饮食衣物全部都被狂风席卷不知所踪。

    第二日,情形更加无助。

    近四千大军,加上数百随从和官吏需要吃喝拉撒,还有车马需要修葺喂养,暴雨如注狂风怒吼,从附近县城镇集的粮草也无法及时运到,数千禁军和护卫、马匹都跟着饿了一天肚子,是在无计可施之下,秦始皇让太卜占卜测算凶吉之后带领忍饥挨饿的属下退到一座小山之中,于山洞和树林之中避雨。

    第三日,依旧狂风暴雨不断,附近县衙征集的粮草终于运到,但沿途民夫受伤无数,许多刑徒逃逸,粮食也被雨水浸泡损失大半,但这批粮食还是拯救了饥肠辘辘的巡游大军。

    第四日,暴雨狂风终于慢慢停歇,等秦始皇再次上路之时,这才发现沿途已经狼藉不堪,大树民房倒伏不计其数,数百里范围已经快要成熟的粮田几乎都被这场暴雨摧毁一空,无数家破人亡衣衫褴褛的灾民对着巡游车队伏地叩拜痛哭,哭号之声震于九霄。

    如今正值初夏青黄不接时节,这些灾民房屋损毁,既无果腹之食又无避雨之舍,秦始皇坐在颠簸的马车之上,看着跟在身边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禁军护卫,看着随行车马上李斯等人疲劳不堪的神情,看着哭号不止的黑廋灾民,虽然脸色看起来平静,但双手却紧紧抓住座椅的扶手,青筋凸显。

    “九州轶志云:君为舟,民为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今六国之地皆陛下之地,六国之民也皆是陛下之民,皆可善待之。”

    陈旭所写的那封信上一句话慢慢从脑海中浮现出来,同时浮现的还有一个少年不卑不亢的身影。

    “江府令!”

    “臣在!”一直跟着陪在旁边的江珩赶紧从马车上站起来。

    “传朕谕令,让会稽郡守仔细调查受灾情况,房舍被毁者发给钱粮修缮,粮田被毁者免征今年夏秋两季粮税!”

    “是!”江珩虽然惊讶,但还是赶紧答应。

    “再令,所有受灾区域,无论匠农今年皆都免征徭役!”

    “陛下真乃仁义之君也!”江珩心有触动的狠狠拍了皇帝一句马屁。

    江氏一族,皆都信奉儒学,家中子弟皆都从小跟随儒学名士学习儒家治国理念。

    但儒学虽然是最大的显学流派,但却不太受始皇帝待见,可以说战国时期儒学在其他六国都可以混的如鱼得水,但唯独在秦国混不开,从商鞅变法开始,秦国便在法家治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与其他国家完全就尿不到一壶,而也正是凭借法家的严苛法令,秦国逐渐富强崛起,最终把六国逐一吞并。

    虽然法家如今在大秦一家独大,但儒学的影响力还是非常强大,当今左相李斯就是儒家大贤荀况的学生,虽然学歪了,但不得不承认儒家还是当今天下第一大学派,地位无人可以撼动,就连秦始皇都有心无力。

    而儒家的理念就是: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是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乎天子为诸侯,得乎诸侯为大夫。

    在儒家学派的眼中,重视民生与否才是评判一个帝王好不好的唯一标准,得到民心就能当天子,得到天子喜欢的就能当国君,得到国君喜欢的就能当大夫。

    所以后世儒家有一句话叫做得民心者得天下就是由此而来。

    江氏一族因为重儒学,与大秦推行的法家理念一直不和,因此地位也一直上不去,只能排在三流,当初混的最好的就是老二江璞,在太原当郡守,江珩和江北亭也信奉儒学,因此官位也一直不高不低,江北亭混到四十多岁了才补缺当上一个县令。

    县令在普通人眼中就是绝对的大官了,但在咸阳满朝文武公卿的眼中,只能算是刚刚入门,不能得到皇帝的认可,说不定一辈子就只能当县令,而且还不能出错。

    但这次在宛城冉颡袭击皇帝行辕,南阳郡守马伯渊被革职,皇帝心情不好随便问了几句,直接就把雉县县令江北亭提拔代任了南阳郡郡守之职。

    这个变化对于江氏一族来说,不啻于天上掉下的一个大馅饼,一下就把江珩砸的差点儿幸福的晕过去。

    如今的江氏,一个中车府令,两个太守还有一个右更武职都尉,绝对已经跻身一流公卿势力。

    而眼下,皇帝又突然一改往日不注重民生的态度,要赦免灾区粮税徭役,这对于信奉儒家治国理念的江珩来说,无异于又是一个破天荒的好消息。

    皇帝的命令很快通过禁军和随行的谒者手持皇帝谕令,由江珩盖上皇帝玉玺宝印之后迅速通传去出去。

    三天后,巡游车队到达浙江(注一下:这个浙江指的是一条河,而不是后世说的浙江省,当然,两者是有联系的。),而此时,整个会稽郡都已经接到皇帝谕令,灾区免夏秋粮税和徭役,顿时沿途无数灾民和饥民夹道叩拜欢送,皆都高呼皇帝陛下仁义,无数虚发花白的老者举浆箪食献于皇帝面前,更有许多当地名家方士联名上书感谢皇帝恩德。

    秦始皇虽然一路脸色平静无波,但心中却波澜微动。

    六月三日,巡游车队到达会稽郡钱塘县。

    秦始皇率领随行官员登会稽山,这次没有砍树烧山,而是很虔诚的通知当地官员准备三牲瓜果,隆重祭拜了禹帝陵,并且筑台勒石表彰禹帝之功。

    而就是在这次祭奠禹帝的过程中,河南福彩22选5走势图:整个会稽郡的名家方士几乎都被惊动,无数人车马星夜兼程而来,不光是想一睹帝王风采,更多的是对于这次赦免灾区粮税和徭役的一种支持和感谢。

    如今之诸子百家,都受儒墨两派影响巨大,而儒墨又起源于道家,尊黄老之术,加上周礼的传承和影响,治国理念都很注重民生,即便是法家也是如此,不过法家走的比较极端,农民的地位很高,但却也是最受压榨的对象,过的很凄惨。

    各派的名家方士来到会稽山之后,沿途堵截皇帝车驾,不断献上热情洋溢的奏书表达对于皇帝仁义之举的褒扬,因此秦始皇很快就沉浸到这种史无前例的喜悦之中。

    一直以来,昔日六国之地的民众尽皆不愿事秦,监御史和玄武卫打探的消息都是如此,六国贵族也都一直在暗中蠢蠢欲动,秦始皇虽然知道,但也没太放在心上,他相信自己的武功。

    赦免税粮和徭役这件事,对他来说不过是想起了陈旭的一句话随意为之,但没想到却造成了如此巨大的影响。

    “如今之中国,唯秦而已,中枢可马上得之,而不能马上治之也,昔汤、武逆取而以顺守之,文武并用,长久之术也。”

    这是陈旭给他信上的另一句话,当初读过之后他并没太过在意,但眼下再次回想起来,让他心底产生了一丝莫名的悸动。

    因为会稽郡的百姓太过热情,沿途塞道欢呼,名家方士和德高望重的贤老也都络绎不绝的前来,这些人聚在一起皆是好意,秦始皇也无法安排禁军驱赶,等慢慢到达钱塘县之后,干脆扎下行辕统一安排接受了数万民众的叩拜,直到数日之后,百姓方才慢慢散去,而秦始皇想起白蛇传的故事,于是率领随行官员,在钱塘官吏的陪同下游览钱塘湖。

    钱塘湖,其实很早是钱塘江的一部分,不过由于泥沙不断淤积,在吴山和宝石山两座山的阻挡下逐渐形成了两个沙嘴,然后慢慢合拢形成一道沙堤,在沙堤西侧形成了一个内湖,于是这个内湖后来便被称为西湖,但在秦朝,这个湖刚刚形成雏形,依旧叫做钱塘湖。

    而此时的钱塘湖还在钱塘城外并不出名,因此后世所谓的西湖十景除开眼前这条野树遍地荆棘丛生的沙堤之外什么都没有,雷峰塔没有、保叔塔也没有,三潭映月更没有,只有湖心几座植物茂盛野鸟密集的小岛,但都荒芜不堪无人踏足。

    回想白蛇传描述的热闹杭州和西湖盛景,对比眼前荆棘丛生杂草繁盛的状态,秦始皇站在沙堤之上默然许久,又详细询问了钱塘县令等当地官员关于钱塘的历史传说,发现皆都没有任何关于白蛇传的描述。

    “啊~~,啊~~,西湖美景,三月天嘞,春雨如酒,柳如烟嘞,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秦始皇耳边似乎还在回荡清河剧院听过的那首婉转悦耳的歌曲,但眼前空水寥寥满眼荒寂,既无乘船的书生,又无借伞的妖仙,更无烟雨朦胧的白沙柳堤。

    “从即日起,钱塘县改名杭州,此湖名曰西湖,此堤要遍植杨柳,嗯,还要制作一块石碑,李相帮我留一首诗!”秦始皇离开之时发布了几个除开李斯赵高等人之外,让几乎所有随行官员和钱塘县官吏百思不得其解的谕令。

    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整个大秦都是皇帝的,他说要改名,那也只有改了,他说要种树,那就必须种树,他说要留诗,就只能赶紧安排人去准备石碑。

    于是左相李斯亲手写下一首极其缠绵而古怪的诗词留在西湖沙堤之上,钱塘县正式更名为杭州,而这个名字也终于提前历史一千多年出现在中国的版图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